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来了,来了,娘亲有什么吩咐?”姚月洁怕姚夫谴责到善妙头上,她于是就率先抢了回答说道。

    “这磨磨蹭蹭的,你们快些,善妙还要做活呢。”姚夫人说道,毕竟善妙是丫鬟,是宫婢,她的任务就是干活,将姚夫人分派给她的活做好,才是她的工作。

    “来了,来了,夫人。”善妙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往外跑走。

    这时候,姚月洁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善妙姑娘,我看你有时候操的心太多了,你这样在我娘身边,指不定哪一天就会因你说了什么话而获罪,等下本小姐跟娘说一声,你今后就在本小姐身边当羞吧。”

    姚月洁当然是好心的,她听着善妙说的有些话,若是是她母亲姚夫人听得和她听起来,效果是不同的,姚月洁只是怕善妙不慎会因此得罪姚夫人,到时候,她就只有死路一条,没人能救得了她。

    “多谢小姐抬爱。”善妙说道,其实,她觉得留在姚月洁身边也不错,至少她不像姚夫人一般老练,两人又甚是说得来,即使说错些什么也没有关系。

    如此,姚月洁主动提出要从姚夫人那里将她要走,那她当然是同意的。

    姚月洁之所以要将善妙带到自己那,成为她的宫婢,其实除了对善妙说话不放心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只青鸾着实有趣,她很想骑,并且是想拥有的,只是姚月洁并不像那些娇横跋扈的小姐,想要什么就不择手段,她虽然想要,但是不会强抢。

    于是,两人就来到姚夫人面前。姚夫人见善妙动作如此磨蹭,就稍有微词地埋怨着:“善妙,你这是怎么了,做点事情怎么越来越毛手毛脚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北溟神宫的人可是个个机灵有本事的。”

    善妙连忙向姚夫人认错说道:“是,夫人,善妙今后一定注意,请夫人责罚善妙。”

    话虽如此,但她心里说的却是要是免于责罚那是更好。

    姚夫人见她承认错误倒是挺积极的,她也并不是真的要处罚于她,于是说道:“罢了,罢了,下次机灵些就是,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切记今后可千万别将衣服弄湿了,北溟冰天雪地的,有水就会结冰,到时候冷了冻了,受苦的还是自己。”

    善妙向姚夫人福了福身子,对她的关切表示感谢:“多谢夫人关心,善妙今后会多注意的。”

    这时候,姚月洁上前搂着姚夫的脖子说道:“娘,善妙若是您用着不顺手,您就将她赐给女儿吧。”

    姚夫人猛听姚月洁向她提出要人,连忙问道:“你不是已经有两个宫婢了吗?你还要从娘这里差拨人手,你要那么多宫婢做什么?”

    姚夫人用着善妙并没有什么不顺手的,可是姚月洁居然想从她手里抢人了,但是女儿喜欢的东西她都会尽量给的,只是这次女儿要的是个人。她想问问姚月洁从哪里看出她用着善妙不顺手的?

    其实两个丫鬟也不能算多,这在其他国家,别说是宫里头,就是一般大户,房里的小姐都会有好几个丫鬟伺候着,有从权管理的大丫鬟,外加贴身跟随的贴身侍婢,加外一些打杂的小丫鬟,零零总总好几个,只是北溟苦寒,物质匮乏,一般大户能配上两个丫鬟的算是不错的了,并不能多分配宫婢,不然,人手上安排不过来。

    姚月洁可不听姚夫人说的,说什么她有那么多宫婢,她觉得不够呢,都没有人陪她玩,她手下的两个宫婢,整天一堆事儿都忙不完,哪里有闲情陪她玩儿,因此,她就是上姚夫人这里来请安,都经常是一个人来的,就将那两个宫婢留自己房里做事呢。

    “娘,你看过些日子,爹不是要登基当皇上了吗?那到时候,女儿可不就是新国的公主了吗?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