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姚月洁如此相待善妙,那善妙对她的印象就更好了,在北溟,善妙觉得姚月洁就如同纯洁的白纸一样,她不仅美丽,而且善良,作为宫主的女儿,她一点大小姐的架子也没有,真是难得的好姑娘。

    这时候,善妙忍不住想跟她提一下苏千千的事,只是,苏千千的事情外人并不知道,在姚月洁看来,善妙又怎么会知道她家内宅的事情呢,因此,善妙觉得她问出来并不妥,但是,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她与姚月洁独处,若是姚夫人在,以姚夫人的阅历和见识,怕是她想蒙姚月洁去苏将军家并不容易。

    那不提苏千千,提苏七七总可以吧。

    “小姐,前两天,苏将军家的七七小姐说要替宫主和夫人祈福,听说是迎着跪了好半天,在家庙里祈福的,深得夫人心意,夫人已然将她的血玉镯子赠送于七七小姐了呢。”善妙提点着说道。

    这要是换成姚夫人,定然是要怀疑善妙此时提起那血玉镯子的用心,好在姚月洁善很又单纯,因此,她是不会怀疑善妙会有什么坏心思的,因为她看着善妙就是面善的,因此,姚月洁对她也是挺怜惜的。

    她知道宫婢们离开家人,到北溟神宫做事,是很艰苦的,也是不容易的,一旦进了北溟神宫,就如同进了那些外界的宫殿一般,虽然这里不是皇宫,但是也是如宫殿一般不可正常进去的。

    唯一的区别就是重要的大臣的家府也在是北溟神宫里面,当然这样的安排也是为了官员们方便,毕竟北溟天气太寒冷,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太长了并不好。

    姚月洁看了一眼善妙,提醒她说道:“善妙姑娘,娘将血玉镯子赠送给苏七七小姐,当然有她的深意,这可不是作为宫婢的你可以嚼舌的,如今你在这里说说,我听着也就算了,可再到外边乱说了,这样对你也不好。”

    姚月洁劝着善妙,她觉得善妙并不坏,甚至她觉得善妙有些可怜,并且她聪明伶俐的,姚月洁并不希望她在北溟神宫中因乱说话而遇上麻烦,那样的话,到时候,她就是想保她,也是保不了的。

    只是姚月洁会错意了,她以为善妙的心思在这血玉镯子上面,其实不然,善妙只是想引起姚月洁对苏将军家的兴趣。

    “听说那位苏小姐非常贤淑,夫人赏她血玉镯子当然是受之无愧的,小姐,是奴婢多嘴乱说话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不过,听说苏小姐上面还有一位姐姐,想必也是贤惠又漂亮的,应该是北溟姑娘中的典范吧,真想见上一面啊。”善妙假装不知的自言自语道。

    姚月洁则说道:“善妙你刚来不久,好多事情你并不知道,也不是你想知道就能知道的。”

    姚月洁说的当然是苏千千,在善妙看来,有其妹必有其姐,相信姐姐也是大方识理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日琼宴上并没有带她。

    不过,说起这一点,姚月洁也突然觉得奇怪,虽然她清楚苏千千因着做了让她父母不高兴的事情,苏将军惩罚了她,然而,她不至于连琼宴也不带上她吧,毕竟琼宴上一般会带长女参加,再说,以往的几年,不是一直带着苏千千吗?

    而今年的琼宴,突然间,跟在苏夫人身后参加琼宴的居然是苏七七,并且苏千千连人影都没见着,这可还真是让姚月洁觉得可疑。

    但是,她觉得善妙是外来宫婢,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为好。因此,姚月洁话说一半,留一半的,并没有让善妙知道事情的真相。

    只是她不知道的,没有什么是善妙不知道的,她当然已经知道苏千千的事情,并且好就是为了苏千千而来的。

    “小姐,您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