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于是,萧羽墨找胡坤说起了骆雨珊的身世,三人就着这些已知的信息一比对,胡坤一开始并不想多说自己的家事,然而沈飞龙说的和萧羽墨说的又让他怀疑,加上骆雨珊的年纪以及从沈飞龙那得知的骆基森到北溟的时间,几方面一对比,胡坤自己也觉得骆雨珊很有可能是他的二丫。

    这时候,他回忆起在北溟神宫之时,那骆雨珊眉眼之间豪放不失英气,看起来的确与他有些相像。

    顿时,胡坤号啕大哭,他哭自己有机会寻回女儿,哭自己在北溟居然与自己的亲生女儿擦肩而过,居然还不能识出,若非沈飞龙前往北陈提亲,他可能要错过二丫一辈子了。

    不过,看到骆基森将她教育得如此之好,胡坤又有丝丝安慰,他觉得骆基森是他胡家的大恩人,此刻,胡坤的心情非常激动,他多想马上飞去北溟将他的女儿带回身边。

    于是,一直追随在宋阳王身侧的胡坤居然乱了方寸,他这十几年前第一次提出要离开。他要回北溟。

    宋阳王当然希望他与亲人团聚,自然是不会阻止他的。

    只是沈飞龙却阻止道:“不可。”

    “怎么不可?按你们所说的,她可能是我胡坤的女儿,我胡坤定然是要弄清楚这件事情的。”胡坤说道。

    “那是自然的,只是当时你们盗鲛珠,曾与皇上交过手,如此回到溟漠岂不是羊入虎口,自寻死路。量你武功再好,没有赤莲果,你在北溟能呆几天?”沈飞龙说道。

    这倒是真的,如今再回北溟,那是找韩三笑也无从找起,他和苏千千早就已经在钺池冰潭洒血凝珠了,不可能给他提供赤莲果。

    但是,胡坤又不能让女儿流落在他乡,他如今恨不得插上双翅,马上飞到北溟。

    “胡大人,你不要着急,骆小姐既然已经与沈某定了亲,他可是沈某未过门的妻子,飞龙自然是会尽心照顾的,加上骆大人对她可以爱如珍宝,你就不用担心她了,等沈某回溟漠后,寻个机会和骆小姐说起这件事情,再找个机会将她带离溟漠,岂不更好?”沈飞龙说道。

    他是在担心姚百字会因为鲛珠一事为难胡坤,那到时候,胡坤在溟漠可是有进无出,虽然胡坤的生死与他并无重大联系,可是若他真是骆雨珊的生父,那胡坤出了事,骆雨珊第一个不原谅他,那么,他在骆雨珊今后的夫妻生活怕是不那么和谐了。

    这并不是沈飞龙所想看到的,因此,他希望能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不行,你带二丫出来的话,万一在路上遇上危险怎么办?”胡坤关心则乱,他觉得边垂小国安全问题做得不好,若是沈飞龙带着骆雨珊前来寻他,这万水千山,千里迢迢的,若是遇上危险,他岂不是有可能会再次失去二丫?

    并且,自从知道了骆雨珊的身世后,他潜意识里就觉得她是二丫了,因此,说起骆雨珊,他都是以二丫称呼,虽然如此只是猜测,一切并未证实。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