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再不济,苏七七也是自己的女儿,别人不心疼,这苏夫人是心疼的。

    然而姚夫人提到的将来或许建邦之后与邻国联姻,北溟少主将来也许要和其他邦国的公主和亲这是很正常的,她也不能反对,毕竟是为了国家的和平。

    因此,虽然苏七七得了血玉镯子,可是心中却并没有喜悦,不过,和姚夫人的过节倒是冰释了前嫌,这也是一点进步。

    其实姚夫人想的是苏七七既然有这样的心思,那如果姚星绘娶的是七七而不是千千,那么,千千的错她也就不必生气了。

    而骆雨珊她再好,也已经十七八了,在北溟,一个女人到那个年纪还不成婚,都不会再考虑她了。不过,骆雨珊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倒是可以说服宫主收为义女,封个公主外嫁给其他番邦国度,毕竟自己也只有一个女儿,若是外嫁他国,姚夫人也会心疼的。

    想到这里,姚夫人打定了主意,她得空找着机会,就要和宫主提议这个事情。

    看起来,骆雨珊的作用还是挺不小的。

    宇文正雅转了整个北溟,还是没有发现韩三笑的踪影,这让他非常纳闷:“这小子,跑那么快,难道出了北溟?”

    几个跟随的侍卫说道:“宇文将军,这不可能啊,那韩将军怎么说也不会丢下苏小姐不管的。”

    也有侍卫说道:“那可不一定,若是回来找苏小姐,死路一条。”

    “可是韩将军不是和苏小姐郎情妾意,非常恩爱吗?”

    “那好死不如赖活着,回到北溟神宫非给宫主打死不可。”反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时候,宇文正雅骂道:“你们几个不要脑袋了?”

    这几位侍卫连忙闭嘴,这苏千千和韩三笑一事是秘密,对外并未公布抓捕韩三笑的原因,这几个也是之前随着宇文正雅出来抓捕过韩三笑和苏千千,因此对着他们的事情有所了解。

    那个反对的侍卫连忙向宇文正雅求情道:“小的们知道错了,宇文将军可千万不要治罪于小的们,小的们家中还有老小的呢。”

    “好了,此事不可宣扬,北溟宫秘若是通过我们的嘴传了出去,你们可是知道后果的,保守秘密是每一个侍卫必须做到的,你们作为一名侍卫,居然在此嚼舌根,各自领三十大板,轻了不通过。”宇文正雅说完,就躲进他临时搭建的帐篷类的休息室里去暂时休息一会儿。

    由于抓不到韩三笑,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想着回去不能向宫主交待,他感觉有些没用。

    而手下的几个侍卫,居然在此说长道短,真是嫌事情不够烦,还要来添几棍子,若不是这些侍卫们平时对他忠心耿耿地,他真想割了他们的舌.头。

    而姚夫人回去后,也如实地向姚百字分析了苏姚联姻的弊端,想想建国之后,会可能出现的问题,提到了想去外番和亲一位公主的事情,姚百字觉得姚夫人说得有理,若是外族可以助力,那么姚星绘的路会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