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金红梅在珍宝阁受了姐姐的气,一肚子愤懑地回到将军府,她生气地摔瓶子踢桌,丫鬟珍儿上前劝道:“小姐,您可千万别气坏了身体啊,要是您先将自己气坏了,那不是让某些人更嚣张了吗?”

    红梅一把抱住珍儿,带着哭腔说:“珍儿,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都是同一个娘生的,怎么我就这么不受待见。”

    珍儿安慰红梅:“三小姐不必伤心,奴婢相信夫人还是念骨肉亲情的,小姐受此欺负,夫人会替小姐作主的。就算夫人那边不表态,不是还有老爷吗?老爷可是向来严格治家的。”

    听得珍儿一席话,红梅想想也有道理,或许母亲会偏向姐姐,但是爹爹向来是严治将军府的,不然他哪能有如此威信,就算自己不在府上,母亲也不敢造次。

    听罢,红梅就急匆匆地来到母亲那里哭诉自己所受的委屈,仇水兰听完她后,对她说:“梅儿,娘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既然你带的银子不够,也不能怪你姐姐,既然你姐姐那么喜欢,你就让着她点吧,都是亲姐妹,有什么事情不好商量的呢?”

    “娘,梅儿一直谦让姐姐,可是这次进宫,梅儿真的是很认真对待的,希望娘要替梅儿作主,梅儿……”红梅急得下气不接下气。

    是啊,她是妹妹,作姐姐的应该多让让妹妹,可是,当娘的居然开口要让她让姐姐,难道她平时对这个骄横跋扈的姐姐还不够相让吗?想到这里,红梅就气急攻心。

    仇水兰看着红梅,心想,你如此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更出众,可是红梅长相一般,如果弄巧成拙反而坏事,不如将宝压在白雪身上,或许能幸可以嫁入皇家,替将军府增光添彩,光耀门楣呢。

    仇水兰想到这里,正想劝劝红梅,金白雪和带着丫鬟侍女急步走了过来,她上前怒道:“妹妹,你怎么一回来就告姐姐的状,这哪像是一个妹妹应做的事啊。”

    “好了,你也别闹了,你 妹妹已经受委屈了,你就少说一句吧。”仇水兰此话,看似对白雪的责备,实际上是指东西上白雪已经沾了光,就不要在言语上再与红梅计较,也让红梅的委屈有个发 泄。

    这时候,金振翱起来,看到满屋子充满火药味,生气地问:“出什么事了?”

    红梅上前,向父亲撒起娇来:“爹爹,姐姐欺负我。”

    “谁欺负你了,是你自己带的银子不够,还来怪别人。”

    仇水兰连忙上前,向金振翱说了事情经过,当然白雪的过错她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这心偏白雪一眼便知。

    没想到白雪不争气,居然当着金振翱的面嘲笑红梅说:“别看妹妹如今爱打扮了,可是打扮也得看看胚子,你再怎么打扮也就那样了,难道还能将自己化身成倾国美人,嫁给皇上吗?”

    “胡闹!”金振翱听罢扇了白雪一个耳光。

    “爹,你打我。你为了她居然打我!”金白雪看着金振翱,哭诉道。

    “这话可不是闹着玩的,皇家的事情,怎么可以随便胡说,弄不好要杀头的,就你这样,进了皇宫弄不好给金府上下带来灾难,我不打醒你,难道还等着你给我们带来祸患吗?”

    面对怒气冲冲的金振翱,仇水兰上前劝说道:“夫君请息怒,妾身一定会严加教训雪儿,她以后不会再乱说话了。”

    “最好给我如此,不是跟你说了,别让她逞强,你是怎么在教她的!”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