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宴席间,萧太后发话:“听说金振翱金将军府上的千金能歌善舞,今日可否让哀家一饱眼福呢?”

    萧太后的话刚说完,底下仇水兰就小声对白雪说:“太后要你跳舞呢,你可以好好表现了。”

    金振翱站起身:“回太后娘娘,小女才疏学浅,只怕是扰了太后眼睛。”

    这时候,一向心高气傲爱出头的白雪已经站到中央,款款下跪,娇滴滴地向太后行礼:“多谢太后娘娘抬爱,如此臣女就献丑了。”

    说完,随着宫里的乐声,金白雪一曲凤舞九天,让在场的人个个叹为观止,就连徐惠妃也点头满意,心想:虽然不如刚才遇上的丫头清丽脱俗,不过也有大家风范,毕竟是大家闺秀,而且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若是邵儿娶了这样的媳妇,那真是太满意了。

    随着金白雪长袖飘飘,安立王已经被她所倾倒,真想立刻将眼前这尤 .物拥入怀中,若不是在太后的寿宴上,他可能早就走向舞池。

    就连席间百官也对金家小姐赞不绝口,纷纷夸耀她的美艳动人。

    只有宋阳王身后的小丫鬟,却咬牙切齿地记下了这个人,这就是将她打死的罪魁祸首的女儿,刚刚那个身形彪悍的男人就是她这尊身体的亲爹,坐在他旁边的妇人就是她那心狠手辣的后娘。

    进宫不久就有收获,她要牢牢记住,将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绝不能放过这个蛇蝎心肠的狠毒女人。

    一曲舞毕,掌声四起。萧太后夸赞说:“金小姐果真如传言所说,才艺惊人,金爱卿你教的好女儿。”

    金振翱谦虚地说:“臣多谢大后谬赞,小女得以太后赏识,真是她的福份啊。”

    “不过,哀家知道金爱卿还有一位女儿,怎么不让她上来献艺一番呢?”

    这时候,金振翱连忙跪下:“回太后娘娘,臣那三女儿品貌一般,实在……”

    “金爱卿何必紧张,哀家只是见见金府千金,并没有一定要金小姐表演才艺的强求,金小姐可自行选择是否献艺,金爱卿不必担忧。”

    其实金家三女金红梅才艺不精萧太后又岂会不知,只是金振翱弄不懂,萧太后何以在夸完白雪之后又主动要见红梅呢。

    不过,太后要见,那只能让红梅献丑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仇水兰也只能推推红梅让她上前给太后见礼,红梅不懂琴棋书画,只能上前向太后恭敬行礼。

    红梅缓缓上前,觉得自己并无才艺可献,就跪在九华殿萧太后面前,说道:“臣女金红梅恭祝太后娘娘华诞,祝太后娘娘青春永驻,笑口常开,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很好,很好,红梅是吧,平身。”

    马屁谁都爱听,高帽谁都爱戴,萧太后当然也不例外。萧太后看着金红梅,高兴地笑着。

    众人不知道太后何以见着金红梅如此高兴。按理说金白雪美貌惊 .艳,而金红梅可能长得像金将军,不仅珠圆玉润,并且容貌一般。

    “金爱卿,你有两个如此出众的女儿,哀家真是高兴啊。”

    这话让金振翱费思量,白雪品貌出众是众所周知的,可是红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