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怡香上前奏报宋阳王到了,萧太后坐到她的镶龙椅上挥挥手,正色说:“宣。”

    宋阳王进了永寿宫,伏惟而跪:“儿臣见过母后,愿母后凤体安康,千岁千岁千千岁。”

    萧太后起身扶着宋阳王,说:“我儿平身。”

    宋阳王起身谢过太后,还是那句老话,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之类的。

    萧太后拍拍宋阳王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墨儿,虽然你不是哀家亲生,但是你总归是先帝骨血,皇上的弟弟,哀家是拿你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如今长春宫已经不在了,你干嘛和哀家如此生分。墨儿平时空了就多到永寿宫看看哀家,最近皇上一直龙体欠佳,哀家还指望你能帮帮皇上呢”

    宋阳王连忙谢罪说:“是,儿臣谢过母后,请母后责罚儿臣失礼之处。”

    萧太后笑着说:“既然你称哀家母后,哀家就拿你当亲生儿子,哪有母亲责罚儿子的道理,再说,你又何错之有啊。”

    “谢母后不罚之恩。儿臣近日疏于问安,实在是罪过大矣。母后华诞快到了,儿臣想应该替母后好好庆贺一下,以尽人子之孝,不知母后有什么打算,儿臣好全力去办,免得到时候自作主张,办事不周。”

    萧太后听得宋阳王要替自己做寿,心中一阵感动,拍拍宋阳王的肩头,说道:“唉,如今皇上龙体欠佳,哀家做什么事都没有心情,这寿辰,就取消了吧。”

    这时候,怡香上前通报:“启禀太后娘娘,徐惠妃求见。”

    萧太后冷笑一声说:“怕是她替自己出宫的事情前来,宣她进来,且听她如何说道。”

    萧太后说的没错,徐惠妃又岂能不知她的身份地位,当然也知道,她出宫去安立王府的事情,太后早就知道了,因此,她一回宫就前往永寿宫进见太后。

    徐惠妃进了永寿宫,跪下朝见太后:“妹妹见过太后,愿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萧太后连忙宣她平身,并对她说:“妹妹何必如何客气,虽然大家在后宫贵为一方之主,其实也只是失了丈夫的可怜女人而已,平时大家互相照顾,一家人不必见外。”

    “是,那妹妹在此多谢太后姐姐。”徐惠妃躬身谢过太后,虽然宫斗时两人闹得你死我活,但是皇上顺利登基后,大家面上还是过得去,虽然心中明了,但是看起来还是一团和气的。

    宋阳王见到徐惠妃,也向她请安:“儿臣见过母妃。”

    徐惠妃扶起萧羽墨,对他夸道:“宋阳王不必客气,唉……”

    “妹妹因何叹气?”萧太后见徐惠妃扶起宋阳王后叹气不已,就故意问她。

    徐惠妃连忙跪下说:“姐姐有所不知,邵儿不争气,宠幸芙蓉院名妓,整天不务正业,失了皇家体面,妹妹今天出宫教训了他顿,请姐姐责罚妹妹今日私自出宫,刚才见得墨儿如今一表人材,是在替邵儿伤心。”

    说完,徐惠妃以袖拂面,擦拭着眼泪的样子,虽说徐娘半老,但也是风韵犹存。

    萧太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