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明日就是太后寿辰,对大家来说都是不眠之夜。

    皇帝咳得更厉害了,萧太后也睡不安衾,亲自过养心殿询问一番后,回到永寿宫长吁短叹。

    这时候,萧瑜宁跑到永寿宫见萧太后。

    她可是北陈唯一的公主,是萧太后的心头之肉,也只有她,可以没大没小地在永寿宫上窜下跳,不用通报。

    萧瑜宁进了永寿宫,宫女连忙躬身迎接:“参见公主。”

    “免了,都平身吧,本公主要见母后。”

    “公主,太后娘娘刚从养心殿回来,满怀心事。”怡香上前说道。

    她是萧太后的贴身婢女,更何况是从南齐陪嫁过来的,在萧太后还是公主的时候,就一直侍候她了,因此,对萧太后的心情变化也自然在意许多。

    “母后不开心吗?怡香,那本公主就要去安慰安慰她了,明天就要过生日了,今天还不开心,一定是你们做了让母后难过的事,让本公主抓出来是谁,定然不饶!”

    “公主,奴婢没有做坏事,真的没有。”

    萧瑜宁的样子突然凶起来,吓得几个宫女连忙认错,失口否认自己有开罪萧太后之处。

    “谅你们也不敢,算了,本公主要去见母后了。”

    说完,萧瑜宁就蹑手蹑脚地来到萧太后身后,双手冷不丁的一下子捂住她的双眼。

    “谁?”萧太后不知道是谁胆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调皮,一丝微怒掠上心头。她推开这双手,差点儿将萧瑜宁推倒在一边,瑜宁公主根本就没有想到原来母后的力道居然有那么大。

    萧太后连忙掺住她,埋怨说:“是宁儿啊,你这么不声不响的,要是母后伤着了你,那可如何是好啊!”

    “母后,儿臣听说母后现在不开心,母后到底是为什么难过,明天母后就要过生日了,宁儿希望母后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希望母后容颜永驻,长命百岁。”

    萧太后戳了一下瑜宁公主的额头,笑道:“就你这丫头嘴甜。”

    “母后笑了,就应该这样吗?宁儿不要母后不开心,只要母后天天都高高兴兴地。”

    “是哪个丫头在背后嚼舌根,说哀家不开心的?”萧太后一副追究的样子,倒让瑜宁公主对她撒起娇来:“母后,您就别责怪怡香了,她也是担心母后啊。”

    是怡香,当然令当别论,那可是萧太后的心腹,在她心中,南齐陪嫁过来的两个丫头是最信得过的人。萧太后又怎么会舍得惩罚她呢。

    “母后是在担心皇帝哥哥的病?”

    萧太后点点头,在女儿面前,自己的心事展露无遗,好在是自己的女儿,她不用隐瞒什么。

    “可是,母后,不是说让胡太医和二皇兄去寻找名医了吗?母后您就放心吧,二皇兄一定可以将神医找回来的医治皇帝哥哥的病的。”

    “是的,这个母后倒是不担心。只是明天母后生日,要替你三皇兄选妃。”

    “真的,三皇兄要成亲了,那可是大喜事,母后应该高兴才对啊。”

    瑜宁公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