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几个太医看到萧太后冲冠一怒,连忙跪下齐声求饶:“请太后娘娘息怒,臣等有罪,请太后娘娘责罚。”

    “有罪?你们还知道自己是有罪的,那你们说说,为什么你们治了那么长时间,皇上的病却没有起色?你们是在糊弄哀家吗?”

    萧太后担心皇上安危,态度语气坚硬,仿佛那几个太医是罪魁祸首,如今皇上这副样子是他们害的一样。

    几个太医生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出声,倒是为首一个年轻的太医首先发话:“启禀太后,皇上的病乃是五脏之症,实是体弱肺溢所致,加上宫中大量药膳恶补,结果反而日渐每况愈下。”

    “大胆,胡太医你果真是胡言乱语,竟然阻挠皇上药补,简直是在妖言惑众,蛊惑哀家视听。”

    其他的几个太医见到胡太医落得如此下场,个个敛声屏气,不敢再出声。

    胡太医蹭的立起,理直气壮地说:“太后娘娘,反正臣如今是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那我就索性明说了吧。肺病者,喘咳逆气,肩背痛,汗出,尸/九 阴股膝髀腨胻足皆痛。虚则少气,不能报息,耳聋,嗌干。像皇上的情况食应以清淡为主,而不是辅以大量药膳,这样适得其返,不但不能见效,反而会害了皇上啊。”

    胡太医见自己如实说了皇上的病情,反正如今太皇发怒,自己也难逃一死,不如就以医家之心,一吐为快,免得这些话如梗在喉,让自己良心上过意不去。

    说完,胡太医双眼微闭,他想接下来,不知道太后会如何处置于他。

    没想到萧太后一改刚刚那怒气冲冲的样子,对他的解说倒是颇为欣赏地说:“既然如此,胡太医你说的也不全无道理,那你倒是说说皇上的病要如何才能治愈,如果你敢胡乱糊弄哀家,小心哀家随时要了你的命。”

    听太后说完,胡太医心想,如果自己言之有理的话,今天这场灾难或许就可以躲过了。真是君心莫测,不知道太后下一步想怎么样。

    其他的几个太医想想这胡太医真是胆子贼大了点,居然敢在太岁头上摸毛,触龙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搞不好会有杀身之祸的。

    这也是几个太医明知皇上不能大量进补,却不敢向太后进言的原因。

    胡太医走到皇上龙榻前,看着皇上那副消瘦难看的面色,对萧太后说:“太后娘娘请看,皇上目睛上视,偶尔惊跳,颈项反折,手松开,张口吐舌,面色发白,此乃由肺气受邪,伤及肝肾所致。”

    大家循声望去,萧太后虽然讨厌这胡太医,但是他说的没错,她只能听听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反正现在大家束手无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且看这个胆大包天的胡太医能有什么过人之处。

    “至于病因,或由外邪侵袭,或痰饮内聚,或肺气肺阴不足所致,亦可因其他脏腑、血脉病证传变而致。《难经·十六难》有云:假令得肺胀,其外证面白,善嚏,悲愁不乐,欲哭,其内证齐右有动气,按之牢若痛,其病喘咳,洒淅寒热,有是者肺也。”

    萧太后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