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想?

    越是想,越是不能轻易的让你得逞,今天有的是时间,而且搞不好今天是最后一次了,非得让你终身难忘不可。

    本来想一路向下的手,也瞬间就戛然而止了,反而退了回来,继续在妙云的胸口上蜻蜓点水般的萦绕,就是这似有似无的挑拨,让妙云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身子也开始慢慢的扭捏了起来,慢慢的就跟随着我萦绕的节奏,时快时慢的扭动着。

    “小奇……”

    妙云声音低沉的叫了我一声,声音销魂入骨,跌宕回肠,满是渴求。

    我知道妙云想说什么,但是我就是装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她怎么了?难道不舒服吗?

    说这话的时候,我故意拇指和食指一捏,用力一揉。

    妙云咛了一声,与此同时,身体像是触了电一样,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紧接着手就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胳膊,嘴里面不清不楚的说着不要。

    不要?

    想要的我不给你,不想要的我偏偏给你。

    妙云抓住的是我的胳膊,但是我实际发挥功力的却是我的手,准确的说应该是手指。

    我再一次拧了一下,妙云的身体再一次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虽然颤抖是一样的,但是这次的叫喊声却完全变了,不再是先前那压抑的低喘,而是扬起粉颈的放肆的呻吟。

    与此同时,她紧抓我胳膊的双手也瞬间就没了力气,我本以为她就此沉浮,完全被欲望所吞噬了。谁知道她居然伸手抓住了我的腿,然后顺着我的腿就慢慢摸了上去。

    我知道她是想把我的想法也给撩拨起来,等我受不了的时候,也就会顺道满足她的渴望。

    想得美!

    我怎么可能让她得逞,我已经做好了最后一晚的打算了,要让她永生难忘。如果能够达到传说中的被动性冷淡,那就完美了。

    所谓的被动性冷淡,简单说就是后天形成的性冷淡。一般情况下,都是因为第一次经历特别糟糕,然后才出现的对床事排斥。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品尝过超乎想像的床事,后来再也没有品味过,然后就慢慢的出现了排斥厌烦。

    我今晚的目标就是要让妙云彻彻底底的沦陷,彻彻底底的忘不掉今晚的体验。

    能让一个女人,严格说想让一个人完全沉沦,最关键的点就是让她达到难以达到的高度,而这高度的关键并不是过程,而是前奏。

    简单说就是久旱逢甘露。

    让妙云的渴望达到了终极高度,她的记忆和感受才会达到难以逾越的深度。

    我身子往后一扯,然后用左手抓住了她的手说,说好了不准乱动的,怎么又不老实了?

    妙云声音几乎是在祈求似的跟我说她特别的想,就别再折磨她了。

    我说这怎么能叫折磨呢?这分明就是物超所值的服务啊,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肯定要使出全身解数来给你庆祝,要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