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宋阳王回到府上,陈公公陈林就迎了上去,除了恭迎宋阳王回府外,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禀告。

    萧羽墨示意陈林去密室相谈,看陈公公神色慌张,他生怕出什么事,就和陈公公一同到了密室。

    宋阳王府看起来人不多,其实外松内紧,王府里处处布满机关暗室,好在善妙进得府来,也没有惹事,不然她什么时候掉进机关里,小命呜呼,那萧羽墨可是远水不解近渴,只能无奈长叹了。

    善妙听闻萧羽墨回府,心中高兴,今天真将她闷坏了,整个王府诺大的地盘,她又不认得路,绿珠云珠吩咐不可乱来,她想着王府规矩繁多,也就没有再问,只等萧羽墨回来的时候问个清楚,到底为什么。

    可是,善妙见萧羽墨神色匆匆地和陈公公一同进了一个房间后,就没有再出来,这倒让她有点不高兴。

    哼,你冷落我一天了,居然出宫后还对我不闻不问的,干嘛带我出来啊!

    可是,宋阳王的大事,又岂是善妙可以理解的。

    萧羽墨和陈公公进了一个无人的房间,房间里有一个书架,王爷启动书架旁边的暗阁,书架就慢慢下降,出现了一条地道,他和陈公公进了地道。

    陈公公拱手向前:“启禀王爷,天字银号有一笔钱进账不明。”

    “有多少?”

    “大数目,十万两金子。”陈公公说着伸出一个大拇指,“可是对方开户不写抬头,不知道要不要查查幕后金主。”

    “不用,人家存在我们银号,那是看得起我们,只是来头不小的一笔银子,对方一定来头不小,可不要泄露了我们的身份。”

    “是。咱家一定会小心的,没人知道银号是王爷开的。”

    原来宋阳王不得先帝宠爱,但是他自己奋发图强,并且与胡番狼主暗下私交甚好,得到外邦的经济援助,暗中建起了一些银号,商铺,宋阳王府的主要经济来源并不是王室的赠与与俸银收入,而是他在外面的经营所得。

    加上平时宋阳王不近酒色财气,相比于安立王,生活花销甚少,因此,别人感觉不出他的软实力,在外人看来,宋阳王母妃早薨,也没有可以仰仗的嫡亲大臣,是很弱的一个王爷,包括萧太后至今也是这样认为。

    “对了,邵胖最近情况如何?”

    萧羽墨口中的邵胖指的是安立王,安立王久居安逸,大吃大喝,不知不觉竟心宽体胖,如今已经成了膘把体壮。

    “回王爷,安立王最近倒是老实不少,我听李老板说他已经将琴操姑娘赶出王府了,就是不清楚一向好色成性的安立王为什么会如此反常。”

    “难道连风情万种的琴操姑娘也不能让他动心吗?这邵胖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王爷,您要是问咱家这个男男女女的情*爱,咱家就不懂了,不过,安立王应该对琴操姑娘有意,或许是其他原因迫使他不得已而为之。”

    萧羽墨看了一眼陈公公,这问他男女之事那真是太难为一个太监了,不禁心中暗笑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