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胡坤回到后堂,他虽然点火烧了善妙暂住的居室,但是如果没人发现失火,而让大火蔓延,殃及整个净光寺的尼姑,那就有违天道,那他这一辈子的内心就会受到煎熬了。

    当胡坤回到净光寺的时候,大火已经起了,之前他扔下火折子的时候只是星星之火,并且那石洞并不远,以胡坤的轻功脚力,往返只在瞬间。他看到佛堂那边住持带着众弟子在诵经,胡坤捡起地上的一根枯枝,向佛堂飞扔过去。“嗖”的声,这根枯枝飞到了佛堂,稳稳当当的划到了佛堂的柱子上。

    善音看到飞来一物,疑是贼人闯入,就提醒住持说:“师父,不好了,有人闯入。”

    住持双手合十,轻轻说道:“阿弥陀佛,善慧,你去看看。”

    善慧是住持的第一个徒弟,人比较机灵,做事滴水不露,很会看眼色,因此,住持有什么事情总是会第一个叫她。

    哪怕是一件小事,住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善慧。善慧点点头,应了声“是”,就起身到外面察看。

    “善音,你看看柱子上插的是什么,是谁给我们这样的警示?”眼看善慧离开佛堂,住持对善音吩咐着。

    善音领了师命,站起身走向柱子,她想将这根树枝取下来,但是这树枝已经被深插入柱子,以善音这一弱女子的手力,居然不能一下子拿出来。

    善音将树枝取下,递给住持,住持看着大家,说道:“大家小心。这虽然是一根普通的树枝片,但是飞向柱子后,却能入木三分的插入佛堂的柱子,可见来人并不是泛泛之辈。”

    众徒弟们点点头,顿时佛堂内由刚刚的肃静礼佛变得喧闹起来,大家神色惊异,认为是来了什么强盗或者是贼人。

    善明胆子最小,她战战兢兢地说:“师父,如果来了武功高强的大盗,那怎么办呢。我们寺里面没有银子,一定会被他们抓去杀了的。”

    善悔看了一眼善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大惊说道:“师父,不好!”

    “怎么?”众人觉得善悔如此吃惊,定是她发现了什么。

    善悔说道:“师父,平日里净光寺与外界并无纠葛,而如今宋阳王捐金替我佛重塑金身后,就突然窜出小贼,怕是盯着这金子来的。”

    住持觉得她说得有理,就吩咐善礼善音前去察看,有没有东西少了,特别是宋阳王的赠金,那可不能大意。

    就在善礼善音要出门的时候,大师姐善慧匆匆忙忙地跑到佛堂,大叫道:“师父,不好了,着……着火了。”

    看善慧上气不接下气,住持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了,哪里着火了。”

    这后堂与前院还是有些距离,善慧说道:“后堂着火了,师父……”

    “那还愣着做什么,大家快去救火,嗯,水桶,脸盆,统统拿过来,善慧你去提水。……”住持吩咐着大家做事,好在师姐妹比较多,手脚齐心,做起来也快。

    这时候,善礼突然想起小师妹还在后堂养伤,就上前对住持说:“师父,小师妹还在后堂养伤呢,如果我们不将她救出来的话,她伤得那么重,自己起不了床,一定会被烧伤的。”

    善礼的话刚说完,善悔就拉起她说:“都什么时候了,哪里有时间顾及她啊,还是救火要紧,另外,王爷赠的金子也要看好,免得让人盗了,不能给大佛重塑金身,如果那样,就不能向王爷交待了。”

    说着,几个徒弟都急着前去后堂救火,住持也亲自加入到救火队伍中来。

    胡坤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