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入夜,月黑风高,一切准备好的胡坤,他悄悄潜入净光寺,做着这件他本不想做,但是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嗖”地一声,穿着夜行衣的胡坤串上了净光寺的屋顶,他在屋顶看到住持带着几个徒弟在念佛经。

    而善妙并不在场。胡坤嘴角泛过一丝笑意。善妙不在,正合他意,他这就去后堂将善妙带去净光寺。

    住持将善妙安置在后堂养伤,是出于好心,在她看来,善妙的伤,怕是没个十天半月的不会好了。可惜她不知道如今的善妙,体力和以前远不一样,她除了屁股还疼,其他的都没事了。

    善妙在后堂,一个人吃了晚饭后,就在灯下,她没什么事情做,觉得自己挺空虚的,这净光寺里面连个娱乐活动也没有,晚上唯一打发时间的就是在佛堂诵经,可是,她根本不想念啊。

    平时,她不爱看书,可是在这里闲得慌,她就是想找本书看,这后堂也是没有的。

    而胡坤,他从净光寺屋顶上游走过来,行动之快,声音之轻,可见他身怀绝技,轻功之快,行动之疾,他已经到了后堂。

    正看到善妙无所事事,胡坤心想,这个小尼姑,明知道王爷是来带她离开的,居然还不准备准备。

    他一下子跳到后堂,善妙看到一个黑影突然间落到面前,正要叫,让胡坤用嘴捂住了。

    善妙抬头一看,胡坤露出一双眼睛,她害怕地瞧着这一双犀利的眼神,怎么觉得这眼神好生熟悉。

    胡坤扯下脸上的黑布,对她说:“是我。”

    善妙吓一跳,对胡坤说道:“你吓死人了。”

    胡坤将手指往嘴上一指,“觑”了一声,示意她轻点。

    善妙虽然并不知道胡坤的意图,也不知道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但是她知道,眼前的胡坤是和萧羽墨是一伙的,不会对她有敌意。

    因此,她也就不挣扎了,再说,如果大声嚷嚷,将住持等人引了过来,不但让胡坤会跳进黄河说不清,反而会污了自己的名节,她又何必做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情呢。

    “你来就来吗?穿成这样,你想吓死我吗?”善妙拍了拍胡坤身上那身黑不溜秋的夜行衣,小声说。

    “这不是王爷让我来的吗?到时候我在这里放一把火,你别惊慌。然后我带你出去。”胡坤对善妙说着他接下来的事情,这对他来说真是为难他了。

    原本他也不爱说话,虽然他说了那么长一句,但是他还是不敢保证自己有没有将事情交待清楚。

    “哎,你为什么要放火啊,你想烧了净光寺吗?哎呀,那不行啊,如果将这里烧了,师父怎么办呢?再说,王爷也会怪你的啊。”善妙不知胡坤只想烧后堂,她怕胡坤真的烧了净光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会害得整个净光寺的同门师姐妹无家可归。因此,她抓住胡坤,非要问清楚不可。

    这时候,胡坤推开她的手,不耐烦地说:“你问那么多做什么。”

    好家伙,居然对自己这口气,看来是跟着王爷久了,学了王爷的脾气了。善妙心想。

    善妙对着王爷呶了呶嘴,一副极不甘心的样子。胡坤也不与她多理会,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现在乖乖配合自己,安全地离开这里而不引来非议,那就是他要做的目的。

    胡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