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善妙挥挥手说:“算了算了,他也是替你着想,王爷也就不要责怪了。”

    宋阳王点点头,说道:“善妙,你今天能帮本王解九连环,也能帮本王分析了如今天下形势,看来你是的确不简单,不过,你有没有说听说胡番魔盒?”

    “胡番魔盒?是个什么玩意儿?”善妙问。

    “那是胡人的一种机关,是千百年前一个高人所发明,分六个面,每个面不同颜色,有九个小方格,这个个小方格的中间一格画着一只小白狐,如果能将这六个面的颜色图案还原,那么一按小白狐就可以打开这个魔盒,魔盒里面是的秘密也就可以揭 开了。”宋阳王解释说。

    这个,善妙还真的没有听说过,不过,听萧羽墨说的,应该是一种和魔方差不多类型的东西。这个在现代,魔方还原六面,这个连小学生都会,而且百度上面有专门针对魔方还原的教程,正好她看过,虽然当时没有特意去记,但是如果自己好好研究,还是有可能还原魔方的。

    这么一想,善妙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一试。她说道:“这个,好像可以试试吧,当然,也不保证可以解 开那个什么胡番魔盒。我也没见过,没把握。”

    萧羽墨笑着说:“那是当然,这胡番魔盒如此神奇,多少年来没有人可以打开,它的秘密至今还是一个谜。打不开也是正常的。”

    胡坤虽然听宋阳王将眼前的小尼姑说得神乎其神,仿佛她真的是那云游高僧所说的,能助王爷大展鸿图的贵人,但是,他的内心是极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他觉得她是王爷的贵人,能够本助王爷成就大业,这有点滑稽,不太现实。

    不信归不信,只能放在心里,不可以说出来,况且他还是不苟言笑的,只是,出于对王爷的尊重,他也是要敬重眼前这位叫善妙的小尼姑的。

    如今王爷居然提到了那胡番魔盒,这更加让胡坤在心里觉得王爷是不是被她盅惑了,想那胡番魔盒,多少人想打开它,获取里面的惊天秘密,但是几百年无人能解。难道,解 开胡番魔盒,这是一个小尼姑可以做到的吗?

    看来,他得在暗中多加警惕,免得王爷着了坏人的道。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说不定她会给王爷带来什么麻烦和不测,这也是难说的。

    善妙见宋阳王那么说,她就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我以前听说过有一种魔方,正方形的,也是六面,有一种教程,说是如何将它还原成六面的,这个很普遍的。”

    说的什么话,在胡坤耳朵里听起来,她简直就是蛇精病一个。

    这下,不苟言笑的胡坤说道:“这胡番魔盒何等神奇,普天之下仅有一个,何来普遍之说。”

    胡坤直立一侧,语气质疑并且坚定,不容分辨。

    而善妙也懒得与他争辩,反正这是一个怎么和他解释,都说不清楚的事情,又何必多说。就只是轻轻的看了一眼胡坤,转身对宋阳王说:“王爷,可是,前去番邦,千里迢迢,而我在这净光寺,也不方便出去,不知道王爷是不是可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