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昏暗的浓雾之中,混合着浅浅血色,伴随的还有一阵阵好似从远处空谷处传来的铁锁之声,祝繁身上束着道化身的铁链,每走一步都会牵动铁链冰冷的碰撞。

    “魅夜大人回来了。”带着牛头与马面面具的人站在门内,眼瞧着三人从上方下来,便恭敬地朝三人点了点头招呼道。

    魅夜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摇曳着身姿快步走上勾魂桥,过了这个桥,人就是真正的死了,便是死于非命阳寿未尽,也休想再返阳。

    “啧啧,那身材,可真是好啊……”魅夜走后,站在左边的马面便对着她消失的方向流口水。

    牛头嗤笑一声,将手中夜叉换了一手持着,道:“得了吧你,也不想想人家是干什么的,身材能不好么,没准儿人阎鬼大人就是看中了人的身材才让她做副手的,谁知道私底下干了什么呢。”

    “说的也是,”马面擦了擦口水,语气变得轻蔑起来,“哼,有什么可拽的,一个妓女罢了,总有一天等到阎鬼大人腻了,看她还有什么可拽的。”

    “哈哈哈哈哈……”

    尽管那笑声已经很小了,但祝繁却还是听见了,她突然顿住了脚步,僵硬地扭头看向魅夜。

    “怎么了?”魅夜也跟着停下来,笑着问。

    道便没这么有耐心了,以为祝繁又生了异常,便拽着人加快速度将人往阎魔殿带。

    祝繁也没做任何反抗,任由道拖着她,眼睛却一直看着魅夜。

    魅夜有些心疼,抬手摸她的头,不想她却突然开口:“你很难过。”

    魅夜放在她头顶的手忽然就顿住了,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祝繁转了转红色的眼珠,看向她的心口处:“你在哭么?”

    魅夜忽然就走不动了,已经几百年不曾红过的眼,却在这时有了酸涩的感觉,可偏偏流不出眼泪来。

    “他卖了你,剜了你的心给她治病,你没有心了。”

    祝繁像在自言自语,眼睛一直盯着魅夜的心口处瞧,若放在人间被人看了去,还以为她在轻薄谁。

    可魅夜却因她的这一句生硬的没有任何语气的话颤抖了放在袖子里的手。

    “魅夜,”道冷冰冰的声音从祝繁身上的铁锁上传出,“不要试图回想你的过去,阎魔大人还在等着。”

    说罢,把祝繁拖离魅夜面前,那小姑娘却还跟喃喃自语似的说着:“你没有心了,你没有心……”

    魅夜咬紧牙关,继而勾起一个冷笑。

    是了,不要试图回想过去,因为她已经回不去了,早就回不去了。

    阎魔殿,顾名思义,自然是只有这死冥最大的阎鬼大人所留之地,方死之人,经过死冥之门通过勾魂之桥,抵达这阎魔殿,经阎鬼所判,判书所断,决定其去留。

    昏暗的浓雾之中,黑瓦灰墙,足有两丈的黑色大门沉重开启,发出浑厚的吱呀声。

    偌大的灰楼,大门前两盏仿佛马上要熄灭的白色灯笼,摇摇晃晃,好像下一刻就会掉下来似的,门口两座张着血盆大口的石狮子威风凛凛,两双眼睛泛着幽绿的光。

    阎魔殿三个潦草得几乎让人看不出原形的字歪歪扭扭地刻在门匾上,再定睛一看,那些字原来会动,乃活物。

    像是早就知晓他们会回来似的,在三人抵达之时便有人上前道:“道大人,魅夜大人,阎鬼大人与判书大人已等候多时,请。”

    这人黑衣白面,声音清亮,脸上却是没有五官的,也不知他说话是用什么说的,魅夜来此后研究了百年也没研究出来。

    进了阎魔殿道便将祝繁松开了,黑雾炸开,面色冷峻的男人便出现在面前,刻意走在魅夜与祝繁身后,防的就是情况有变。

    “回来了。”略微沙哑却低沉的声音响起,整个大厅瞬间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阎鬼,死冥阴界的掌管者,此时正位于由数个骷髅头堆砌的书案之后,身着黑袍,以金色银线勾边,胸前一只巨大的,剑眉鹰目,浑身透着一股阴寒之气,模样不过人类四十来岁的样子,眉宇间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参见大人,”道与魅夜上前,对着其恭敬礼拜。

    “嗯,”阎鬼颔首,目光定在祝繁身上,“你说她将狐之亦带走了?带去何处了?”

    道闻言抬头,抿了抿唇,方想开口,却听得阎鬼道:“罢了,看你们这样儿应该也不知狐之亦所踪,既是如此,书卿,你且看如何?”

    书卿便是当年的神王宸青,这件事没有谁比阎鬼更清楚,但他却是的确看中书卿的能力,不若也不会将其留在身边提为判书,掌管生死之书。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