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个小尼姑真是非比寻常,她的见解,她对政治上的丝丝入扣的分析,让他作为一个宋阳王汗颜。

    她只是一个尼姑,不问世事的尼姑,却对政治人情正解得如此透彻。并且对于安立王之事也分析得入情入理,对皇宫中的事情却有那么多的了解,看来她知道的还真是不少,自己原来在他面前做的一切,简直是在卖弄。

    这么一想,让萧羽墨觉得惭愧起来。这时候,宋阳王对眼前这个叫善妙的小尼姑不仅刮目相看起来,他笑着说道:“照你这么一说,不论这皇上将来有没有龙子,事情都是对宋阳王有利的了?”

    “可以这么说,但是也不可以这么说。”善妙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此话怎讲?”宋阳王听得她如此说,也想听听她的分析,看她的分析有没有道理。

    善妙绕着萧羽墨转了一圈,说道:“依如今情势来看,宋阳王还是孤立无援的,而安立王则在朝中日益坐大,虽然安立王本身吃喝嫖赌不争气,但是,他身后有的是出谋划策的能人,特别是他的舅舅徐泽徐大司马,我能想到的东西他当然也想到了,因此,他一定会为了外甥的前途而绞尽脑汁,费尽心思的去谋划,他要是知道将来的绊脚石是宋阳王的话,他一定会想办法除之而后快,因此,眼下宋阳王他是非常危险的。”

    这倒是让宋阳王吸了一口凉气,她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因此,这几年来,他一直韬光养晦,让自己处于外松内紧的局面,没想到一个小尼姑,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出他想了几年的事情,这难道还不够让他觉得害怕吗?

    之前,他一直觉得母妃为什么会让他来这个净光寺,而他,别说是作为王爷,就算他只是普通男人,他也是不想来这尼姑寺庙的,要去,也要去少林寺这类大的和尚寺庙。

    而如今,他在净光寺的所见所闻,让他觉得,母妃在梦中所托,让他来净光寺,莫非就是刻意安排他来与这善妙相识,好让她助自己一臂之力的?

    想到这里,宋阳王不禁热泪盈眶,母妃悉心照顾自己,直到生病去世,一直都劳心劳力,如今就算到了天上,也在替自己操心,操心自己在宫斗中会成为皇室斗争的牺牲品,居然替自己如此费煞苦心,这怎么能不让他感动。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善妙看到萧羽墨一个大男人,居然眼角沾了泪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说错了,惹得一个大男人如此不顾颜面,只得安慰说:“萧羽墨,你怎么了,就算我有哪里说得不对,你也不至于当众垂泪啊。”

    萧羽墨拭了拭眼角,说道:“我哪里有哭,我只是感慨啊。”

    “感慨,是感慨我对当今皇室的分析?啊呀,那关你屁事啊,我们都是低阶级底层人物,这些事情说来也是瞎操心,何必管那么多,就是闲来没事,说着玩的。”善妙劝说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