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萧羽墨见她真的生气了,他也觉得这样戏弄一个小尼姑是过分了点,虽然她刚刚扇了自己一耳光,到现在还觉得余怒未消,但是,毕竟人家不知道他的身份,话说不知者不罪,他不能因为自己是王爷,就觉得生气委屈,好歹他是个男人,是男人就得有男人的样儿。

    这样一想,萧羽墨也就不再替刚刚那巴掌耿耿于怀了,现在,在善妙面前,他不是王爷,他只是萧羽墨,仅此而已。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王爷的名诲的,何况是深居方外的净光寺里的小尼姑呢。

    萧羽墨看善妙生气起来的样子倒是娇慎的可爱,他的心震了一下,当即他又回过神来,直骂自己:“萧羽墨啊,萧羽墨,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你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啊,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你会让你的身份蒙羞的。”

    这样一想,萧羽墨摇了摇头,不过,对善妙的语气就变了,两人不再针锋相对,他倒是安慰起她来:“好了,好了,我也是开开玩笑,再说,妙善可是观音大师的法号,那观音大师,可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呢,将你比作她,有什么不好呢。”

    难得一个王爷肯低声下气向一个小尼姑如此说话,不过善妙想想也对,妙善是观音法号,而且观音可是善良的象征,将自己与她相提并论,说起来还是自己得了便宜再卖乖。

    于是,她不好意思的挠挠耳朵,说道:“说得也是,这样说来,倒是我自己不懂事,得了便宜还卖乖。”

    “没事了,说开了就好。对了,小尼姑,不,善妙,今天不是王爷要来净光寺参佛的吗?你怎么不到前院去接待,偷偷跑后堂里来,应该不会是来偷东西的吧。”萧羽墨问。

    “你才是来偷东西的呢!跟你说了,不要叫我小尼姑,你还叫。对了,你怎么知道今天王爷会来?”善妙居然对萧羽墨还是不能改掉叫她小尼姑的毛病而觉得不乐意,但是对于他是如何得知王爷今天会到此而感到更奇怪。

    居然说本王是来偷东西的,真是岂有此理,太过分了,这小尼姑,逆天了是不是?萧羽墨想着,但是,她又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这地方,自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有什么好争的,还是先回答她后面的问题吧。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王爷出行,非比寻常,气派,队伍当然不同寻常,大家一看不就知道了。”萧羽墨想了想说。

    善妙点点头,说道:“哦,原来是这样的。那你有没有见过王爷,他长什么样的,是不是长得三头六臂?”

    “呵,呵,三头六臂?那是哪吒呢,也真亏你会想象,王爷长得和普通男人也没什么两样。”萧羽墨说道。

    问他见没见过王爷。他太了解了,这不是说的他自己吗?还有谁比他更清楚。

    不过,看这小尼姑特别搞笑,又非常逗乐有趣,他倒是想试试她,就问她说:“对了,这个宋阳王并不得皇室宠爱,为什么你会那么感兴趣呢,相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