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翌日,宋阳王萧羽墨的王爷仪杖队就浩浩荡荡地来到净光寺。宋阳王也曾戎马倥偬,此番前来,乃是骑马而来。

    随行的除了王府的内臣胡坤,王爷的随身侍婢绿珠和云珠外,左右还有一排持械保护王爷的侍卫。另外后面还跟着家丁一行,抬着一些大箱子,朝净光寺而来。

    净光寺住持一大早就率领众弟子按序在寺门外等候,一看宋阳王的坐骑,净光寺住持和众弟子齐刷刷跪下相迎:“恭候王爷莅临鄙寺。”

    一同迎接的有净光寺住持的六个嫡传弟子,善慧,善音,善慈,善明,善悔,善礼,都在,唯独少了小师妹善妙,不过,这些宋阳王是不会知道的,他根本就不管师太有几个徒弟,他只要在这净光寺内按母妃的梦求所言,尽快完成佛礼参拜,圆了母妃的心愿。

    宋阳王朝净光寺这一行人四下望望,他朝住持挥挥手说:“师太快快请起。”

    他也没有下马,而是到了寺院门口,才下马让家丁牵往寺院后堂喂草料。住持将宋阳王一行请到院内,宋阳王问道:“请问住持,本王母妃曾给本王托梦,说是净光寺有一金身活佛,让本王前来参拜。不知道此佛在寺内何处?”

    住持连忙虔诚地回答说:“王爷容禀,金身活佛那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如今金漆早已脱落,纵使寺内日日拂尘,也难免漆掉金毁的形象,而近年前由于香火萧条,寺内并无经济实力重漆金身。实在是难入王爷法眼,真是对不住啊。”

    “哦,原来如此。”王爷终于明白了为什么。

    想他母妃真心礼佛,岂能容得大佛金身遭毁,因此才会托梦让他前来做善事。

    住持见王爷明白其中原因,朝他点点头。不过,她也觉得非常抱歉,王爷头一次来寺院,居然不见其他佛,而问起这尊掉了漆的金身佛。

    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出家人不打诳语,王爷问什么,她就如实地回答什么,她有几个胆子在寺庙香火萧条之时居然还敢对王爷有所欺瞒?

    宋阳王明白了母妃的意思,可能她在另一个世界里知道这寺内的境况,也知道净光寺无钱重数塑金身,故托梦让他前来还愿。

    住持见宋阳王说了这一句话后,就站在寺内不说话,吓得她们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活佛有损,王爷责怪。

    宋阳王环视了一圈,对住持说道:“原来日前母妃托梦,是告诫本王替活佛重塑金身,本王明白了。师太,您就放心吧,这里是母妃生前礼佛修心的圣地,本王也是敬地如敬人,在这里,她生前来的最多的就是净光寺了,本王可以闻到母妃的气息,母妃的心愿,本王一定会替她完成的。”

    住持听得王爷说要替寺内的活佛重塑金身,内心非常高兴,虽然昨天金夫人也说过会将大佛重漆一下,但是也不知道这将军府什么时候会来。

    再说,她是怕善妙被打死的真相让将军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